党建研究-党建新闻资讯网

你的位置:党建新闻资讯网 > 先锋业绩 > 正文

解读莲都“治理密码”:党建引领探新路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0-01-11 15:49
解读莲都“治理密码”:党建引领探新路 


解读莲都“治理密码”:党建引领探新路风清气正践文明
 

  基层治理关联着“幸福指数”,蕴藏着“民生含量”。

  浙江作为沿海省份,经济繁荣、社会活力充足,是社会治理的先行先试区。

  在位于浙西南地区的莲都,通过加强城市基层党建,将其作为贯穿社会治理的一条红线,以党建大统领、治理大联动为抓手,推进城市基层党建工作,成为浙江力度缩影,同时也为其它地域的基层治理提供了启示录。

  “老同志帮帮团”:化解矛盾净环境

  瓯江湖畔,游客步道一步一景,芦苇摇曳,惹人沉醉。古堰画乡景区内,几个老人家头发花白,但精神依然抖擞,时不时和沿街商贩说上几句。

  这6个平均年龄67.5岁的老人,组成了古堰画乡景区的“老同志帮帮团”。成立半年来,“帮帮团”成员每天进出景区,从商贩们的日常争吵到街上乱丢烟头的游客,事事要管,人人要管。

  环顾当下其乐融融井井有序的古堰画乡,谁能想到,在一年前,这里还是流动摊贩乱设摊点、占道经营;沿街商铺违搭违建、乱堆乱放;沿街居民车辆乱停,家禽散养的场景。

  为完成画乡蜕变,大港头镇推进乡镇党建工作区域融合、全域联动,以“党建+”理念,助推小镇发展成为宜居、宜业、宜游、宜文的艺术大花园。

  “帮帮团”便是其衍生物之一。

  “古堰画乡要创成文明景区,就和丽水创成全国文明城市一样,重在坚持,重在常态化管理。这时就需要老同志时常出把力,不求‘倚老卖老’,但求细水长流,说服人心。”“帮帮团”成员江根水说。

  截至目前,“帮帮团”已先后调解案件33件(其中已办结23件,剩余10件在积极办理中),累计服务游客超1万人次。

  “帮帮团”敞开心门为每个人服务,也吸引越来越多的市民参与其中,服务他人。这个开放式的党建服务团队,成为散播文明的美好窗口,也折射着莲都基层党建发生的深层次变化。

  “五在社区”:绘就幸福居家新生活

  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的丽水,在国际化、市场化、信息化和社会多元化的进程中,比其他城市遇到的新情况、新问题更多、更突出。

  因地制宜,以人为本。近年来,莲都“支部建在楼上”的楼宇党建越做越实,市民驿站越办越火。党建,正深度嵌入莲都基层治理的“毛细血管”,为城市发展凝心聚力。

  成立于2002年的丽阳社区,常住人口11320人,是一个“年轻社区”。近年来,该社区以家门口的“养老院、文化站、培训站、服务站、书画院”为依托,建立“五在社区”党建服务品牌,利用社区“小阵地”,服务群众“暖人心”。

  “为了人民、依靠人民,才是社会治理的题中之义。”丽阳社区党委书记章丽芬说,社区治理在于人心。

  小区停车难、泊车位少、建筑装潢垃圾乱堆放,一直是莲都各个社区遇到的现实难题。

  “从短期上解决难题,我们成立了一支文明巡逻队,由社区下辖党员组队参加,一天早晚巡查两次,避免了社区居民因为停车和出行而产生的矛盾纠纷。”章丽芬说。

  现如今,文明巡查队模式已在莲都全区推广实施,居民们每天都能看见穿着红马甲的巡查队员穿梭小区,守护文明。

  以“党建+”为支撑,以优质服务为宗旨,丽阳社区的做法,只是莲都创新社会治理、服务群众的一个剪影。社区虽小,但连着千家万户,如何让群众生活更幸福,莲都仍在不断探索中。

  “山海党建”:开启乡村振兴新篇章

  2018年11月27日,宁波开投集团与丽水莲都区仙渡乡南源村村企结对项目——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正式落地,破土动工,标志着双方村企结对正式从蓝图设想迈上现实轨道。

  仙渡乡位于莲都区东北部,各村集体经济收入来源单一。自启动“千企结千村、消灭薄弱村”专项行动以来,仙渡乡党委主动与企业对接,并确定在“山海党建”协作统领下开展村企结对。

  “‘山海党建’协作是以村企结对为基础,针对不同地域、不同领域、不同性质的单位之间,坚持以党建为统领,积极探索资源共享、优势互补、共同发展的模式。”仙渡乡党委书记李勇军说。

  在党建凝聚发展合力的引领带动下,如今仙渡乡4个村企结对村共确定项目5个,涵盖投资经营、生态农场建设、投资建厂等方面,保障村集体“造血”功能持续发展。

  “‘山海党建’是村企结对的延续,在党建引领下凝聚起乡村振兴的强大合力,做到信息共通、资源共享、党建共升。”李勇军表示,下一步,仙渡将继续探索党建协作模式,开启乡村振兴新篇章。

  如今,“山海党建”已结出硕果,并为全区、全市甚至全省“双整”工作和“百企结百村消灭薄弱村”推进提供宝贵经验。

  回顾过去,筚路蓝缕,莲都早已摘掉“落后山区”的帽子;展望未来,这座城市对自身的目标愿景也无比清晰——“打造一座令人向往的创新之城、人文之城、生态之城,成为‘中国之治’的生动例证和借鉴榜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