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建研究-党建新闻资讯网

你的位置:党建新闻资讯网 > 党员论坛 > 正文

一位老党员的石油情怀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11-28 16:19
一位老党员的石油情怀


“工作中他雷厉风行,是大家行动中的指挥者;生活中他平易近人,是同事眼里的老大哥。”还未见到采访对象,就已有一位同事迫不及待地介绍起他的这位老大哥。

这位“老大哥”叫李广宁,是中国石油宁夏销售公司中卫分公司常务副经理。今年已经55岁的他,无论严寒还是酷暑,总能在他管辖片区加油站看见他熟悉的身影。

“检查三级配电箱、进电接地是否符合要求、底部工艺管线是否有泄漏……”11月的中卫已是寒风凌冽,记者在中国石油海原东环加油站见到李广宁的时候,他正带领工人们有条不紊地进行检查工作。

“冷吗?”

“都习惯啦,数九寒天在工地上要比这冷的多!”听到记者的提问,李广宁边摘安全帽边回答道。

李广宁1986年刚进入中国石油盐池油库工作时只是一名油库计量员,“工作就要认真严谨负责任。”从那时起这个原则就牢牢印在了李广宁的心里。李广宁刚到油库工作赶上油库发展建设的困难时期,一年亏损了30吨油,可李广宁去了不到一年,就节约出18吨油。

正是这一原则,1990年李广宁就被任命为盐池县唯一一所加油站的站长,此后的28年里,李广宁又从联站经理转岗成为吴忠分公司的安全总监。33年里,他的工作足迹遍布4座城市,无论职务怎么变化,做一名合格石油人的初心从未改变。

 

“中卫市境内的加油站改造工程一直比较滞后,今年年初,公司就派我来牵头这里的工作。”近年来,中国石油在全国加油站开始推广环保升级方案,对加油站油罐进行防渗改造,将原先的单层油罐更换为双层油罐,提高安全性防止油品泄漏对周围土壤以及地下水造成污染,有着丰富改造工程经验的他开始带领团队来到中卫,不分昼夜的忙碌起来。

改造工程还没开始,问题就一个个出现在李广宁的面前。

“因为防渗改造需要开挖罐区,每个加油站的地质情况又都不一样,如果不做好前期准备,后期会出现很多问题。”李广宁告诉记者,如果贸然动工,延长工期的可能性会很高,势必也给广大车主带来不便。

为了克服这个问题,李广宁带领团队多次奔赴现场,经过夜以继日的研究设计后,他创新提出了“探坑”技术。在施工前挖一个口径2平方米,深约4.5米的深坑,就可以提前探明地下土质以及水位的情况,为后期施工提供帮助,将防渗改造施工过程中造成的加油站停业影响压缩到最小范围。

“以前,改造最短都要耗费45天以上,现在不到20天就能完成一座加油站的改造。”在李广宁的带领下,中卫分公司的改造工程位居宁夏第一。

与此同时,新增加油站的建设也是李广宁平时工作的重中之重。2019年10月,他又带领团队打破传统施工观念,多措并举将施工建设队分为四个小组,在互不影响的前提下同时开工建设,仅仅用了27天就将一座全新的加油站建设完毕,缓解了当地车主加油难的尴尬局面。

李广宁在平时工作中大胆探索、勇于创新、敢辟新路的做法得到了同事以及公司领导的一致好评,也因此获得了中国石油宁夏销售公司管理创新贡献奖。

“遇到了任何困难就想证明自己,我相信自己一定行。”这是李广宁从业多年来,经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。忙一点,苦一点,累一点,但他觉得这样充实。

“老李每天都坚守在工地现场,大小事都要亲自过问。”同事耿伟说。

事无巨细的李广宁平均每天要跑至少5个加油站,最远的加油站相隔近160公里。“我不累,趁着退休前再加把劲。”身边的同事有时候都劝他歇一歇,他总是摆摆手说道。

目前,中卫市境内的加油站全部改造完成,可是李广宁依旧忙碌在工作一线。他得知还有一些偏远地区的加油站没有通上自来水,给站内的工作人员工作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,李广宁就亲自上门,协调解决吃水难的问题。

“我们的加油员每天很辛苦,我有责任更有义务去帮助他们解决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。”李广宁说。

经过李广宁的努力,2019年已经有数十个加油站解决了吃水难的问题。

“做工程最重要的是经验,我平时到现场都会带着年轻的同事,手把手地给他们传授经验。”李广宁告诉记者,施工现场大到一个油罐,小到一个设备合格证都要亲力亲为,施工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,这也是给年轻同事上的第一堂课。

“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,李总就是我学习的榜样,他经常说只有用心工作才能做出来有质量的工程。”中卫分公司工程部副经理王兴宝说。

作为一名党员,作为一名石油工人,李广宁除了“传帮带”以外,参与主题教育活动、党建学习一项也没有落下。

“每天晚上回到住处第一时间开始整理笔记,在学习平台做做题。”中国石油党建平台和学习强国就是他每天工作结束后的“消遣活动”。

谈及生活,李广宁说家里人都很支持他。

“妻子是一名教师,虽然也很忙,但是对我很照顾。”自己最长一个多月没有回过家,妻子也会隔三差五地来看看他。有了家人的支持,李广宁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,全部精力都扑到了工作中。

“听说您还有一年半就要退休了,退休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?”记者问道。

“没有想过退休以后的生活,现在我就想在最后的